想个名字不容易

【祭坛第二部】祭坛(隆穆、撒穆)16大结局

囧晨昏:

离开圣域之后,贵鬼老实了好一阵子。虽然不是有意,他惹的那场祸,差点丢掉小命,连累穆先生为了他犯险,想一想着实后怕。

小家伙缺乏训练,但嘉米尔人天生的洞察力,敏锐感知,精神意念,他不仅有,还是同族中的翘楚。穿越山脉,纵横高原,应对嘉米尔严峻的生存环境游刃有余,那里是生命的禁区。

有一天晚上,星月无光,贵鬼胸闷,怎么也睡不着,眼皮一直跳。他不断告诫自己,别去,不能回去,哪里都不要去,听先生的话,让他省心。

黎明时分,天边划过一颗流星,之后又是一颗,两颗,三颗…明亮的轨迹擦过天空。孩子直觉的感受到什么,仿佛心脏被掏空,泪水决堤,大片涌出眼眶。他再也坐不住,违抗了师父的指令,去寻找魔玲姐姐。也许女性天生的温柔,能够接纳他,同意进入圣域看看,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午夜的圣域一片废墟…

雅典娜感叹飞上天空,爆炸波及地面,穆第一个爬起来,然后是米罗和艾欧里亚。没有进一步造成人员伤亡,令他欣慰,稍微松了一口气。

后来发生的事情,多少有点意料中的感觉,只是没想到看见了加隆。两人隔着几十米,他身上好几处伤,血液染出来的窟窿,大概打了一架。谁又没打呢?连同穆在内,撒加、修罗、米罗,不是鼻子破就是脸肿,额头撞出青包。

他们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互相看不顺眼,加隆刻意回避着兄长的眼神。这还算好的,阿鲁迪巴、沙加连命都丢了。穆一万个不明白,为什么搞到这地步。十二宫之战,伤亡过半,还不够吗?血的教训近在眼前,自相残杀究竟什么时候罢休?

撒加他们什么都没有说,千言万语藏在眉间眼角,直到离开圣域,因为冥界妖蝶一直都在。穆能认得出撒加最后的眼神,小时候一起训练,他知道那是“跟上”的意思。要相信他吗?撒加的发色比过去深,幽暗的蓝紫色,眉毛也比过去更拧,似有千斤重担。

相信,当然相信他,穆一直都信的。那个男人几番生死,最初的心,从来没有改变,包括现在。“我们也去吧。米罗,艾欧里亚,准备好了吗?”

“跟在他们后面,可以吗?”艾欧里亚缺乏底气。

“你刚才负担了修罗的重量,难道没有感受到那颗受伤流血,沉甸甸的心?”

“我不相信撒加。”他斩钉截铁的说,“可是我相信你,穆。”好朋友碰了碰拳头,决定豁出性命。不需要解释的信赖,就是默契吧。

撒卡修三人沿途没有受到阻拦,捧着带血的裹尸布,一路畅通无阻。穆米艾就不同了,他们是身穿黄金圣衣,哈迪斯的敌人。踏入海因斯坦堡的第一步,就感受到米罗所说的结界。身体笨重,小宇宙枯竭,伸展不开,被一股莫名的阴云笼罩。

“这地方好邪门…”

“我们原本打算突袭这里,晚是晚了点,但计划不变。”

他嘴上那么说,数日前一同商议计划的沙加、阿鲁迪巴都已不在,现实远比想象残酷。

“穆,如果碰到敌人,你先下去,别等我们。”

他咋一听这话,鄂然失声,“说什么呢,我们一起来的,一起行动。”

“你难道忘记了?我们的计划是尽可能让有用的人闯入冥界。沙加死了,阿鲁迪巴死了,童虎老师不在,剩下三个人,当然我们俩掩护你。”

“…”

穆心中一阵酸楚,明知这是大家达成的共识,没有纰漏,却又禁不住抗拒,难过,不肯按计划执行。

“撒加他们把敌人引开了,我们可以一起走,别说这样的话…”

言语间,他们清扫大门,杀掉守卫的骷髅兵。阴影中,走出来一个庞然猛兽,两片锐利的翅膀,拽着一条长尾,神话中的怪物--双足飞龙。

“我闻到老鼠的味道,原来是你们,找死找到冥王城来了。怎么样,遗言说完了吗?”

正规冥斗士现身,还是三巨头之一的拉达曼提斯。穆米艾三人的速度、力量、小宇宙被严重削弱了。这是一场有失公允的决斗,结界给了天猛星逆天的优势。

米罗和艾欧里亚抢先挡在前面,一个劲示意穆快走,不要枉费他们用生命创造的机会。三人一同殉葬,义气是有的,可义气不是圣战获胜的必需条件。

“快走…”米罗压低了声音,削弱后的他们俩,铁骨铮铮的汉子,完全不是怪物的对手。比预想的可怕多了,那时计划一对一的掩护,变作两个掩护一个,还是捉襟见肘。穆稍微迟疑,打开水晶墙,片刻就被拉达曼提斯抓破,顺势在脸上摸了一把。

好恶心!三人都是这个念头,冥斗士不仅无赖,而且无耻。他们完全没有荣誉、尊严,不知颜面是何物。艾欧里亚忍痛顶着攻击上,米罗推了一把穆,“你不是有瞬间移动吗?我们走不掉了,你快点啊,下去为我们报仇!”

穆迟疑着,他们说得不错,死在这里,于事无补。就那么刹那的功夫,翼龙已经甩开艾欧里亚,朝米罗扑来,机会转瞬即逝。忽然间,穆感觉到一个熟悉的小宇宙,出现在城堡某个角落。那人竭力压制着,唯恐被发现。

穆怎么可能认不出?变幻不定的波动,来自双子星座,只能是加隆。一个人可以忽略掉全世界,放不过心上人的一个细微的动作,一丝气息。穆心中大惊,加隆也来了?在这个对圣斗士极不公平的杀戮场。

脑海里第一个念头,就是他不能死,一定要活下去。努力救回这个男人,不是为了看着他渐渐失去心跳,像那时的撒加。悲剧一次又一次的上演,史昂死的时候穆太小,并且不在场。撒加自尽他彷徨过,拼命的奔跑,却无力回天。

加隆,唉,这个人有兄长一样的实力和才能,应该活下去。保护他的念头熊熊燃烧,超过一切欲望,包括求生。他是继承撒加的遗志,赢取这场战役,还是扭头就走,做一个自由自在的普通人,海阔天空。对穆来说,没有区别。如果人活着是为了希望,那么加隆就是他的希望。

米罗、艾欧里亚扭头看着他,穆面无惧色,湖水一般平静,表明了立场,要与他们二人同生共死,毋需再劝。远处,好几个小宇宙正在接近。他们咬了咬牙,牺牲是必须的,总得有人牺牲,用身躯铺做桥梁。作为圣斗士,守护信仰,用兄弟们的话,“马革裹尸而已。”

瞬间移动又怎么样?逃离险境,逃不出自己的心。聪明如穆,当然知道,拉达曼提斯不杀光眼前所有人,一定会在海因斯坦堡彻底搜查,戒严。那时,一个也活不了,包括加隆在内。

潘多拉女士已经撤离,下达了退守冥界的指令,地面唯一一个进入冥界的通道--哈迪斯城,开始崩塌,没有时间犹豫。加隆降落在一处露台,隐身于暗影中,等待机会。他从罗星亚人的那里得知,冥王城非常难搞,所以格外小心。

到了这个鬼地方,抬腿都成问题,哪里谈得上施展拳脚?他感觉到穆米艾的存在,与拉达曼提斯缠斗,小宇宙低了好几个数量级。“白痴!”他啐了一口,鄙视冥斗士的手段,还有那三个家伙,鸡蛋碰石头的傻劲。

他想做些什么,可是缚手缚脚,无能为力,自忖不会比那三人加起来更强。在这座城中,自保尚且不足,哪有余力搭手?他想,人死了,就什么也没有了,盲目帮忙的结果是连复仇都做不到。

不过什么关系呢?他记得穆会瞬间移动,滑不留手,相信他什么样的境况都能应对自如。撒卡修不就拿他没办法吗?十三年教皇之争的赢家,长袖善舞,有理由不用担心。

这么一想,稍稍微安然,另一种微妙的心理,渐渐升起。穆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,伪君子,真小人?他会怎样求生呢?逃跑,丢下战友。出卖,卖米罗还是卖艾欧里亚?抑或出卖远在城堡一隅的自己?

他想看,非常的想,好奇心作祟,连脱身之计都忘了思考。“你不是喜欢考验人性吗?考验撒加的人性,逼迫他几乎疯狂,驱至走投无路。你自己呢?把你的灵魂抽出来拷问,你又是不是干干净净,一尘不染?”

他怀着莫名的期望,等待穆的反应,期待他的表演,在生与死的边缘展露本性。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墙壁脱落,壁画倾倒在尘埃中,屋顶哗啦啦的响。穆一步也没有后退,很快的,他和米罗,艾欧里亚,三人的小宇宙一同消失了。

坍塌的城墙外,能看到拉达曼提斯张狂的背影,将他们高高举起,把黄金圣斗士扔进地狱。死气,幽灵之光,冲破海因斯坦堡的地面,张牙舞爪,摇曳着奔向天空。恶魔拍了拍手掌,处理完“老鼠”,他也要撤离,以免潘多拉女士不开心。

他当然知道还有别的鼠辈混进来,但不碍事,黄金圣斗士不过尔尔。那一只漏网的老鼠,如果敢抬头,一脚踩死罢了,不过是个贪生怕死之辈。拉达曼提斯振一振翅膀,任务完成,潜在的威胁对他来说,算不了什么。

他朝着加隆藏身的位置,斜了一眼,露出残忍的笑,“比老鼠还不如,懦夫自生自灭吧。等哈迪斯大人掌握了世界,你的死亡只是时间问题。”

幸存的人,模糊了视线。青铜圣斗士冲进来,跳入冥界,童虎也跳了进去,他浑然无知。人性就是那样脆弱,从你考验它的那一刻起,注定了失败。那人经受不住考验,你失去了信任,经受住考验,你失去了他的整个生命。加隆不是真想这样做,他不蠢,哈迪斯城中,再厉害,又有什么用?沉不住气,就是送死。

时至此刻,加隆终于明白了,穆目睹撒加自尽的心情。人力有时而竭,他不是不想做点什么,而是什么也做不了。无能为力的痛苦,看不见摸不着,远在天边的人难以理。一直以来,他所指责的,正是穆难以承受之痛。

他也明白了撒加,多年来牵挂着一个人,是怎样一个温柔善良,相知甚深的挚爱,黑暗中唯一的光源。那光明消失,坠入地狱,天空划过几颗流星,一、二、三…相依相伴。

穆在人间的生命落幕,贵鬼正是感受到这一点,心为之堵,泪如雨下。“啊,我的师父,穆先生。他是多么慈祥,温和的一个人,强大又可靠。”孩子追不上他远去的背影,在黎明时分,头也不回的消逝在晨光中。

白羊为了他的爱人,牺牲在祭坛之上,是命运,也是心之所愿。如果只有一个生存的机会,他要留给加隆。这一点,遇见那个男人的时候,他在生死线上挣扎,穆就想好了。他终于守护一个重要的人,免于死亡,坠落之时露出了满意的微笑。跨越生死,那些不愉快的回忆烟消云散,在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中,无迹可寻。

只要他安然无恙,原谅与否,爱与不爱,一点也不重要。加隆并没有特别的难受,只是一颗心空荡荡的,在冥界的劲风中摇曳。穆死了,按理说关于他的一切,史昂的,撒加的,爱恨纠葛一笔勾销。

不用再苦苦压抑涌动的感情,说不爱他,他听不见。也不用躲着不相见,假装听不懂深情的告白,避开热切想要接吻的嘴唇。穆已经死了,没有必要,善与恶,都已决别。隔着一生,下辈子就算相遇,也不会认得。

穆就那样死了,猝不及防,留下加隆,桀骜的身影傲立墙头。哈迪斯城完全塌陷之前,他想也不想,飞身跃进黑暗的深渊。冥界风景与地面大不相同,除了荒漠,就是峭壁,嶙峋的怪石,吞没一切的生命。大门写着,“进入此处,放弃一切希望。”

希望?这样的东西,对他来说,还有吗?风从四面八方呼啸而来,夹着刺骨的寒冷,每一块岩石,都有穆的影子,呜呜的倾诉,“加隆,我爱你…”

圣衣微微发光,护住他的身体,胸口处一阵暖流涌动。

“一张笑脸,一张哭脸,是你。绵羊是我,面具是是教皇,他是史昂老师。”

穆所有的情,生命中的爱与守护,填补进双子座破碎的胸口,他的美好。加隆终于肯承认爱他,也在同时,与一生的爱情擦肩而过。剩下的背负、忧愁、悔恨、痛苦,无休无止,把这个坚强男人的脸廓,塑造成他兄长的模样。

杀了冥斗士,碾碎冥界,让这些渣滓像他的爱一样粉碎成灰。给恶魔降下死亡,审判这个诅咒之地,把哈迪斯揪出来碎尸万段,在那之前…

还有那只缺乏荣誉的恶龙,拉达曼提斯,“虽然你像驱虫一样爬行在尸体堆,仍然躲不过血债血偿的命运…”

---------------完---------------